苹果小说网 > 宋煦 > 第两百四十七章 巫蛊

第两百四十七章 巫蛊

  赵煦洗漱一番,穿好衣服,带着孟皇后,刘美人前往慈宁殿。

  陈皮在路上,欲言又止。

  赵煦摆了摆手,没让他说。

  孟皇后跟在赵煦身侧,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种特别的安心,没有了来之前的忐忑恐慌。

  倒是刘美人,已经醒转过来,暗暗咬着嘴唇。

  她上次被赵煦警告后,就十分老实,尤其是与外面的朝臣没敢再联系。

  她不联系,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安静。

  高太后撤帘还政,孟元已死,外面朝臣纷纷要求废后,后宫里都是人精,能看得出,孟皇后的皇后之位已然坐不稳了!

  皇后位置多重要啊,看看高太后就知道了!

  向太后想做第二,想做第三的更多!

  后宫里的关系,微妙,复杂,多变,但作为女人,能很敏锐的感觉到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。

  刘美人悄悄看着赵煦的侧脸,心里有些害怕。

  赵煦来到慈宁殿,慈宁殿已经封门,但拦不住赵煦。

  进了主殿,就看到一个宫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,高太后面上难看,看到赵煦进来神情越发不好。

  赵煦扫了眼地上的宫女,旋即就是一笑,来到高太后边上,道:“一大早上的叨扰祖母,让祖母劳神了。”

  昨天赵颢死了,现在又来这一出,高太后怎么能高兴,她看着赵煦,神情漠然,声音却大了不少的说道:“官家,孟氏品德娴静,能执妇礼,别说着宫里了,就是整个大宋也找不出第二个,莫要被一些人,一些事给蒙蔽了……”

  高太后的话里,很明显的不满。

  赵煦一怔,旋即会意,高太后是在怀疑,是他要废后?

  赵煦回头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宫女,在高太后身旁的凳子上坐下,笑着道:“朕刚才还在睡觉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  高太后审视了赵煦一眼,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宫女,道:“仁明殿里的。”

  那宫女身体一颤,深深伏地。

  周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赵煦,低头不语。

  刘美人则尽可能的躲着,她不傻,不想被牵连。

  孟皇后站在赵煦身侧,俯视着那个宫女,倒是很熟悉,毕竟她宫里也没多少人。

  赵煦瞥了眼孟皇后,转向那宫女,道:“说吧。”

  那宫女颤抖更加剧烈,连忙说道:“回官家,奴婢偶然察觉皇后娘娘在房里,用巫蛊咒害官家,不敢隐瞒,特来举告。”

  赵煦眉头动了下,继而嘴角勾勒一丝冷笑。

  这‘巫蛊之术’在历朝历代屡见不鲜,尤其是在宫廷里,更是频繁出现。

  这种行为,相当于宫外的权臣谋反,是不赦大罪!

  孟皇后神情平静,没有一丝波澜。

  这个宫女说完,陈皮就拿着一个小人,走过了递给赵煦。上面贴着纸,扎满了银针。

  赵煦拿在手里,很粗糙,就是布裹着,有鼻子有眼,上面的纸上写着娟秀的‘赵煦’二字。

  赵煦看着这张纸,又翻来覆去的打量这个布偶,抬头向那宫女,道:“多久的事了?”

  宫女伏在地上,颤声道:“一天一针,起码有两个月了。”

  赵煦听着,心里微动,再次看向手里的小人。

  大殿里,没人敢说话,哪怕是高太后都屏气凝神。

  孟皇后的废与不废,全在赵煦的一念之间。

  孟皇后没解释,俏脸安静,带着一丝丝冷意。

  赵煦感觉到了殿里的压抑,看了眼陈皮。

  陈皮会意,走到近前。

  赵煦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陈皮神情一振,低声道:“是。”

  众人看着陈皮急匆匆走了,神情各异。

  倒是高太后突然反应过来,说道:“官家,宫里出这么大事情,不能瞒着外面的相公,请他们入宫吧。”

  赵煦看了眼高太后,双眼微微眯起,心里转起念头,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宫女,神色不动的道:“来人,请四位相公入宫。”

  “是。”一个黄门应着,快步转身出去。

  高太后见着,心里轻轻松口气。有外臣介入,赵煦想要废后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  赵煦看着宫女,道:“从头到尾,一五一十的说清楚。”

  宫女伏在地上,从始至终都没敢抬头,道:“是。那日中午奴婢们本来正在寝殿里打扫,娘娘突然急匆匆回来,将奴婢等人赶了出去。小半个时辰之后,奴婢回来取东西,听到寝房里面有奇怪的声音,凑过去一看,就看到娘娘拿着针在扎小人,并且口念咒语,满脸怨毒,说着祖父什么的……”

  高太后面色难看,她在宫里沉浮几十年,哪里听不出来,这明显就是恶意的栽赃陷害!

  她最容不得这种事,眼神里甚至出现杀意。

  孟皇后抿了抿嘴,双眼有些红,没有动作,低着头,看着前面的赵煦。

  赵煦自然也听得出来,淡淡说道:“以奴告主是大逆,不管你告的真假,你难逃杖毙之刑。”

  伏在地上的宫女身体一颤,脸色苍白,却暗暗咬牙,道:“奴婢一心为了官家,死也不怕。”

  赵煦接过黄门递过的茶杯,看着这个宫女,笑了一声,道:“能下定决心来举告皇后,确实不是一般的决心。”

  宫女伏在地上,紧咬着嘴唇。

  赵煦喝了口茶,没有再说话。

  高太后似乎在等宫外的几位相公,闭着眼睛假寐。

  其他人哪还敢乱动,个个低着头,大气不敢喘。

  皇后用巫蛊咒害官家,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,谁敢胡来多嘴!

  不多,苏颂,章惇,蔡卞,韩宗道四人就来了,他们还不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见着这个场景,一个个暗自凝神,行礼道:“臣等见过官家,见过太皇太后。”

  高太后听着这个称呼顺序,眼皮跳了下,闭着眼睛没动。

  赵煦抱着茶杯,看向四人,道:“宫女举告圣人用巫蛊咒害朕,几位相公一起做个见证。”

  苏颂神色骤变,看着赵煦边上扎满银针的小人,又看向孟皇后,再看向高太后,沉着脸,没有说话。

 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宫里将发生大变!

  章惇双眸锐利闪动,瞥了眼刘美人,一样没有说话。

  韩宗道见苏颂不语,自然不会先开口。

  蔡卞犹豫着,抬手道:“官家,可有什么证据?”

  赵煦看向殿中跪着的宫女,道:“她是原告,这布偶是证据,人证物证齐全了。”

  苏颂忍不住了,道:“官家,只有这些吗?”

  赵煦道:“这些还不够?”

  孟皇后轻轻抿了抿嘴,双眼里越发泛红。

  苏颂深吸一口气,道:“官家,事关皇后娘娘清誉,不可武断,还请官家命内侍省详细调查。”

  赵煦神色不动,瞥了眼不远处的一个黄门,道:“梁从政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查?”

  这个是童贯提拔起来的,掌管掖庭局。

  梁从政小心翼翼的出列,躬着身,道:“回官家,此事事关重大,谨慎起见,小人会将仁明殿所有人,挨个查仔细了。”

  梁从政的话,基本是朝着孟皇后‘有罪’的方向去了。

  这时,陈皮从外面进来,来到赵煦身后,低声道:“官家,人来了。”说着,递给赵煦两张纸以及一本册子。

  陈皮话语落下,外面走进来三个女人。

  赵煦接过陈皮递过来的,看向进来的三人,双眼微微眯起。

  三个女人好像被殿里的情况吓了一跳,慌忙低头,上前行礼道:“臣妾见过太皇太后,见过官家。”

  高太后这才睁开眼,扫了三人一眼,转向赵煦,道:“官家,叫她们来是何意?”

  赵煦后宫里的女人,都是高太后选的,这些人,高太后极其熟悉。

  高太后熟悉,赵煦一点都不熟悉,全是因为这些女人事无巨细的都会向高太后禀报,包括床事!因此被赵煦疏离,半年来侍寝的总共就三人。

  赵煦随口的道:“也算是一个见证。人来齐了,就审吧。”

  赵煦说着,低头翻看手里的东西。

  陈皮应声,当即一挥手,四个持棍的黄门进来,他们将跪在地上的宫女压在地上,准备用刑。

  那宫女吓了一大跳,急声道:“官家,太皇太后,奴婢说的句句属实,句句属实……”

  高太后眉头微皱,却没说话。

  孟皇后看着三人,默默无声。她是皇后,对后宫里的情况了解的比刘美人清楚。

  刘美人悄悄抬头向刚刚进来三个女人,她知道,这三人在宫里抱团,为首的就是中间的王婕妤。

  苏颂,章惇等人没有出声,这种宫里的事情,不是最紧要的,他们都会谨言慎行。

  砰砰砰

  黄门一棍一棍的打在宫女的臀部,那宫女惨叫着,继而哭起来。

  她极力抬着头,向着高太后喊道:“娘娘,奴婢都是听您的话,为了官家的才举告的,娘娘,奴婢句句属实,求娘娘饶命……”

  高太后脸色冷沉,双眼幽深盯着这个宫女。

  章惇余光瞥了眼高太后,面无表情的抱着手。

  在以往宫里的大小事都是高太后说了算,安插个把人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哪怕官家轮番清洗,也不可能就扫灭干净。

  赵煦好似没有听到,继续翻看着手里的东西。

  两张纸是一份笔迹,册子是宫里各殿的进出记录。赵煦慢慢看着,很快赵煦就看到了一些他感兴趣的内容。

  他抬头看了眼王婕妤,转向地上被打的奄奄一息,将要昏迷,依旧不肯招供的宫女。

  赵煦摆了摆手。

  黄门立刻停手,随后拿来一瓢水,泼在宫女脸上。

  宫女一个激灵醒转过来,艰难抬起头,看向高太后,道:“娘娘,奴婢是冤枉的,奴婢真的是冤枉的……”

  赵煦喝了口茶,随意般的说道:“你的话里,有三处漏洞,第一,这种巫蛊之事,要在深夜进行,大中午行事不灵。第二,这般密事,不会让人在门外就能听到所谓的咒语。第三,这种事,需要人赃俱获,你应当先到祖母或者朕这里告密,而后带人去抄捡,但你没有。很显然,你不能进皇后的居所。这个小人很新,没有几个月时间,并且,上面的墨迹才干没多久,最多就两三天时间……”

  那宫女脸色惊恐,双眼大睁的看着赵煦。

  她嘴唇张了张,想要找话辩驳,但一个字说不出口。

  高太后见着,倒是面色如常。毕竟赵煦调查推他落井一事上,已表现出足够的敏锐。

  苏颂,章惇等人不自禁的躬了躬身,这位官家平时云淡风轻,好像什么事都不在意。从这件事上来看,却是事事洞彻,只不过没有点破罢了。

  /txt/120880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pingguo9.com。苹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pingguo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