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小说网 > 宋煦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犀利的章大娘子

第四百七十七章 犀利的章大娘子

  章家是什么人家,当朝除了皇家,又谁能比章家尊贵?

  章惇是当今大相公,‘新党’领袖,章楶枢密使,军功隆重。

  兄弟俩,一个大相公,一个枢密使,军政两届都在章家,别说当朝了,遍观整个大宋,也没人可比!

  是以,有人这般连绵不绝的羞辱章家,一而再的打上门,章家人即便是泥菩萨也该冒火了。

  有第一个人开口,其他人自然也愤怒,撸起袖子就要干架。

  尤其是几个孙子辈,才十岁出头,火气更大,抄起边上的木棍,铁锹,气势汹汹的就要冲出去。

  “都给我站住!”

  章大娘子脸色铁青,转身怒视众人,喝道:“你们现在都厉害了,还敢去杀人啦,都当我死了是吧?”

  章大娘子发怒,本来气势汹汹的一大群人陡然安静了,没人干反嘴,更是一动不动。

  章惇性情刚直,话语一向言简意赅,而且大部分精力都在朝政在,所以家里一直是章大娘子在管,一般章大娘子决定的事,章惇都不能反对。

  ‘男主外,女主内’,章家的分工异常明确。

  是以,章大娘子大发雌威,别说孙子辈了,就是儿子辈一个个也屏气凝神。

  他们不敢冲撞章大娘子,但外面姓林叫骂声无休无止,越发难听,众人脸色都不好,双眼怒火依旧。

  章大娘子自然比他们还愤怒,冷哼一声,镇住众人,直接从一个孙子手里抢过铁锹,看了眼老管家,冷声道:“所有人都给站着这里,谁今晚要是出去,就给我改姓吧。”

  ‘改姓’,就是踢出章家族谱,今后不是章家人了。

  这种事,在这个时代,是致命的,但凡有点脸的,一旦被踢出家谱,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。

  一众人神色震惊又愤怒,忽见章大娘子说完,拿着铁锹就要出去,一个中年人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阻止,道:“母亲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  章大娘子铁青着脸,道:“给我看好他们!”

  说完,章大娘子就直接走向门口,道:“开门!”

  开门的下人吓了一跳,根本不敢开,外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这些人可不讲规矩,要是伤了大娘子怎么办?

  “祖母……”

  “母亲……”

  一群人紧张的大叫,围住了章大娘子。

  其中一个庶子,看着章大娘子,要抢她手里的铁锹,道:“母亲,您不能出去,我替您去!”

  “滚开!”

  章大娘子一把推开他,怒声道:“都给我老实待着!怎么着,大相公家了不起了,要出去杀人了吗?还觉得你们父亲的麻烦不够大,想上去跟那些人,一起逼死他吗?”

  众人哪敢再说话,章大娘子气头上的话已经有些严重,没人敢顶撞了。

  一众人脸色难看又忧心不已,看着章大娘子拿着铁锹出来门。

  “都进去,关门!”章大娘子站着门槛外,冷冷的看着最前面,叫骂不断的林唐,与门外的几个门卫说道。

  几个门卫已经听到刚才里面的话,根本不敢劝,头一缩小跑进门,并且关好门。

  林唐看着章大娘子,尤其是她手里的铁锹,眼神冷笑,停住了嘴。

  主要也是累了,头上的血迹干了不少。

  他想看看,这奸佞之妻,拿着铁锹,到底要干什么!

  “是章大娘子!”

  “他拿着铁锹,是要打林翁吗?”

  “嘿,她要真打就好了,朝野飞当沸荡,民怨沸腾,看章惇那贼子怎么自处!”

  “我听说,刑部正在修订刑律,这大相公的大娘子要是打死了人,你们说,官家,朝廷还能保章惇吗?”

  “怎么保?他们那边大喊着变法,这边庇护杀人妻?”

  “哈哈,那朝廷要什么脸,天下人都不会答应!”

  起初他们声音还小,窃窃私语,后面就大了起来,没了顾忌。

  林唐不仅没有愤怒,似乎还感觉到千古留名的机会了,看着章大娘子手里的铁锹,神色冷笑,径直走上台阶,冷声道:“好好好!章惇在朝廷蛊惑君王,惑乱天下;他的大娘子拿着铁锹要在门前杀人,果然是奸佞之家,凶恶之辈!我林唐今天就站着这里,只要我不死,我就骂到章惇身败名裂,骂到他死,我还要去他的坟头骂,让他死了都不能安宁,为天下人出一口气!”

  ‘好!’助拳围观的人暗自叫好,满脸期待的等着章大娘子拿起铁锹,一锹下去送走林唐。

  那章惇不止是刚刚上位的‘总理大臣’没了,怕是还得下狱,不得好死!

  围观的人,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幕,心里不知道有多舒爽,满眼热切的看着章大娘子,恨不得替代她,立刻打死林唐。

  章家大门后,不止是男子,妇孺也都来了,外加下人,四五十人围聚在门后,听着林唐故意刺激章大娘子的话,顿时一个个惊恐起来。

  不管是谁,杀人偿命,这是至理,纨绔杀人都能掀起轩然大波,要是暴风口的章惇之妻杀人,绝对会惊天动地!

  “不行,我要阻止母亲!”有人忍不住了,神情惊恐的道。

  “不行。”老管家堵住门口,淡淡说道:“大娘子说了,今晚谁出门,谁改姓。”

  这种威慑是巨大的,一众人尽管忧心忡忡,还是不敢真的冲出去。

  门外,章大娘子苍老的脸上青色渐渐褪去,变得平淡无奇,看着几步之遥的林唐,说道:“你说我家相公任人唯亲,我章家子侄亲故,可有位列高官?你说我家相公培植私人,结党营私,你告诉我,我家相公谋了那些私?谁贪了财,还抢了地?你说我家相公数典忘祖,太祖太宗皇帝辛苦打下的江山,立下的规矩,是谁破坏了,你深更半夜在我府前辱骂,是太祖太宗皇帝留下的规矩吗?你口口声声让我家相公死都不安宁,你果然是我大宋的中流砥柱,要力挽狂澜了!来吧,打死我这个奸佞之妻,既能邀到清名,还能名垂青史,老身在这里,先恭贺你!”

  章大娘子语气平平淡淡,但还是掩饰不了怒意,说着直接将铁锹递给林唐。

  林唐以及围观助拳人听着愣神,不是章大娘子打死林唐吗?怎么反过来了?

  要是林唐着这里打死章大娘子,事情会变了,反转了!

  大半夜在大相公门前辱骂,还将大相公之妻打死,那同样会惊天动地。

  如章大娘子打死林唐一样,林唐要是反手打死章大娘子,官家与朝廷一样会有剧烈反应,朝野也不容这种事发生。

  而且可以预见,章惇等人要是借着这件事翻案,那他们都处境必然更加艰难无数倍!

  林唐看着章大娘子送过来的铁锹,很快镇定回来,冷笑道:“我是读书人,岂会如你们奸佞之家一样!男人在朝廷杀人诛心,大娘子在门前拿着铁锹逞凶,我大宋就从来没有这样的大相公,以前没有,今后也没有,独你们一家!”

  林唐说到后面,已经仰着头,十分大声的在喊叫,似乎要让整个开封城都听到!

  “打下去打下去!”

  已经有人忍不住的激动了,直接喊了出来。

  要是章大娘子忍不住,一铁锹下去,林唐死了,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!

  没有比这个事情,更令他们开心了。

  围观助拳的人一个个瞪大双眼,屏住呼吸,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章家门后,一群后辈忍不住了。

  一个十岁左右到小男孩,气怒的都要哭了,撸起袖子就跳起来大叫,道:“给我打开,我出去打死她!改姓就改姓,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  这种话在平时绝对是轩然大波,甚至会影响一生,但这种时候,一群章家人,每一个人指责他。

  不少人气喘吁吁,已经准备一通出去,打死林唐了。

  老管家倒是十分冷静,道:“今天谁出去了,我就通通杖毙了你们。”

  这句话,不是对章家这些大小主子说的,是对一群家丁说的。

  家丁们立马涌过来,堵在门后。

  “让开!”

  又有一个少年大叫,怒的说不出别的话,就要冲过去。

  老管家直接坐在地上,道:“小老头跟着大娘子来章家,六十五了,服侍章家快五十年了,可以死了。你们踩着我过去吧,也算是对大娘子最后一个交代了。”

  这老管家是章大娘子陪嫁的,是看着章家一群小辈长起来,别说章大娘子了,就是章惇对他也十分亲厚,小辈们根本不敢拿他当下人。

  眼见老管家就这么坐下来,一副你们踩着我尸体过去模样,谁敢真的上前?

  一众人更加愤怒,几个小辈跳脚,怒骂不止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这时,他们又在揪心中,听到了外面章大娘子的声音。

  “我家相公杀人诛心,你们也有脸说,我大宋立国到现在,就没有被下狱的相公,我们都开了眼界了,天下人都开了眼界!”

  门外,章大娘子的铁锹依旧是递给林唐的姿势,怒声大喝道:“你们都瞎了,聋了,听不到,看不见,你们还要堵住其他人的耳朵,戳瞎其他人的眼睛,论杀人诛心,你们才是行家,厉害的很!”

  “还说我这个老太婆逞凶了,我老太婆要杀人了!我一个老太婆,孤零零站着大门前,你们这些人,都是我大宋的好男儿,立身天地,俯仰无愧,欺负我这个老太婆,还是为民请命,天下人都表率。我看,你们就差一步了!林唐,你是个男人,就拿起铁锹,打死我这个老太婆,成就你的名声,千古流芳,读书人的榜样,让你的儿孙都跟你学,你们林家千秋万代,供奉你的排位,给你烧香,歌颂你是我大宋的忠臣……你们别喊叫了,上前帮忙啊,林唐又不是傻子,再不古惑,我这个老太婆就自己死了,你们愿意看到我寿终正寝吗?”

  章府大门后的一众后辈吓坏了,又惊又喜,章大娘子的话太过犀利了!

  围观助拳的人脸色难看,一个个眼神不善的盯着章大娘子。

  还有些是真正围观,躲在暗处,没有露头的人,神情很是古怪。

  一向温和的章大娘子,居然能说出这样一段话,还真是令人震惊!

  最难堪的,就是林唐了。

  他被章大娘子的话气的浑身发颤,双手抖索不已。

  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,更不能涉及家人!

  这章大娘子,太过分了!

  林唐双眼怒睁,看着竖在身前的铁锹,他双手已经颤巍巍的伸起来了。

  ‘不好!’

  林唐身后人群中有一个人暗叫坏事,林唐在这里叫骂可以,但要是真的打死章大娘子,那性质就完全变了。

  祸不及家人,公然杀人老妻,朝野没人能答应!

  “林翁!”

  中年人快步上前,按住了林唐颤巍巍的手臂,一脸急色的低声道:“林翁,你没事吧,头上又流血了,我带你去看大夫吧。”

  说着,他强行拉着林唐就要走。

  林唐已经说不出话来,头上的伤口确实又裂了,整个人都在怒懵中。

  章大娘子一直看这个人上来,但这个人低着头,又躲在林唐身后,看不清脸,章大娘子一通怒骂,心里正爽快,哪里会任由他们离开,直接一铁锹,敲在地上,大声喝道:“在我这里大骂半宿,就这样想走了!天下没这个道理!”

  那中年人扶着林唐,似乎很担心,一直躬身低头,听着章大娘子的话,脚步不停,道:“大娘子,林翁快不行了,我送他见去大夫,不然有什么事情,章府也担待不起。”

  章大娘子铁锹直接扔地上,冷声喝道:“有什么担待不起的,大不了一命赔一命,我老太婆现在也撞一下,死在这里,让你们所有人都开心一下!”

  那中年人吓了一跳,要是章大娘子有什么事情,他们绝对陶不了好。

  他连忙转身,抬头看去。

  章大娘子一直盯着他,看到黑暗中的面容,顿时冷笑道:“我倒是谁!都说我家相公权倾朝野,党羽遍布,我这老太婆站着这里半天了,怎么就看不见一个人影!刑部,开封府的人,都死绝了吗?”

  那中年人一缩头,连忙转身,拖拉着林唐快速离开。

  /txt/120880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pingguo9.com。苹果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pingguo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