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:夜黑风高杀人夜(四千字)_修仙从提示语开始
苹果小说网 >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> 第四十六章:夜黑风高杀人夜(四千字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十六章:夜黑风高杀人夜(四千字)

  似乎他上一次来这百泰坊市也是三月十八。

  只不过已经过去快两年了。

  时间如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
  心中生出些许感悟,转而看向张雅。

  “多谢张执事,这份人情方某记下了!”

  方元郑重说到,虽然是把兽皮卖给了宝瑞阁才换来了拍卖会入场资格。

  但其实他也并没有亏损,出售兽皮的灵石一分不少的都在袋子里。

  他考虑以后可以维持一下这种关系,这样的遍布修仙界的名店底蕴还是很深厚的。

  张雅闻言,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,与一个潜力十足的仙宗弟子打好关系,对她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身为执事,自然十分繁忙。

  方元与她闲聊了几句,便收起灵石和玉牌,告辞离去。

  ……

  离拍卖会举办的时间只有几日,加上天色已晚,路上并不安全,方元并不打算返回宗门。

  于是便在坊市里逛了起来,

  虽然夜幕降临,但街道上的人流依旧丝毫不减,夜市反而更加的热闹。

  修仙者早出晚归,这样下来,夜晚的时间更为充足,聚集在坊市的也愈发的多了起来。

  这让方元不由得想起来了前世的‘九九六’福报,大家也是白天忙碌,晚上才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 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广场。

  “似乎有些眼熟,让我想想……这不正是当初与张世豪竞价的摊位所在之地嘛。”

  方元洒然一笑,回忆涌上心头。

  两年过去了,这里依旧未变,一眼望去,全是售卖各种物品的摊位。

  若不是当初面板提示语,恐怕他也不会到这里来。

  也就无法获得银色书页。

  一路修炼过来,提示语的帮助颇大,从赤元功激活灵体,到现在收获的功法传承,方元才体会到其中深意。

  若是修炼其他属性的功法,灵体无法激活,那今日的机缘一点儿作用都没有。

  当真是一啄一饮皆有定数。

  方元面色复杂,人在角落里伫立良久。

  再看这广场,有些摊主正在与顾客讨价还价,有些摊主正在吆喝叫卖。

  还有些摊位的主人一言不发,旁若无人的闭目养神。

  有人上前询问,也只是寥寥数语,不知是不是对于自己摊位上的物品很有信心,还是不屑于叫卖。

  此起彼伏的声音,络绎不绝的身影,倒也有几分红尘世俗的味道了。

  修仙之人似乎也不能超凡脱俗啊!

  方元在广场上慢慢逛着,看到心仪的物品也会上前探查一番。

  什么上古法器,古修遗物在这广场上几乎是各家都有售卖。

  难不成这所有的摊主都去盗墓挖坟了?

  以后会不会有修士写一本盗墓笔记,记录自己的生平?

  可就算他们都有盗墓的本事,又哪里来的那么多上古修士的坟墓给他们挖呢?

  这些物品多半都是伪造做旧,哗众取宠。

  就算其中有真品,恐怕摊主自己都难以辨别。

  想要捡漏全凭运气!

  还有离谱的是各种祖传法器宝贝,几百年也就罢了,那些传承了几千年几万年的,就不会腐朽嘛?

  “真是把修士当傻子了!”

  方元前一秒刚感叹完,后一秒就看见真的有人上去询问,还打算购买。

  “得嘞,还真有大傻子!”

  看着这世间百态,思绪万千,感觉到一股真实之感。

  修行之人,居于高山之上,俯瞰凡尘,超脱人也……是为修仙。

  但那样的仙,少了一些乐趣与情感,多了一些缥缈与虚幻。

  万丈红尘,出世入世,才更加的真实生动。

  恍惚间,似乎又想起了前世……

  方元在这一刻忘记了自己是一位修仙者,就如同世俗凡人一般。

  流连忘返于摊位之上,与摊主讨价还价。

  半个时辰过后,

  方元手上多了一些不知用途的小玩意,花费的并不多,十来块灵石罢了。

  “我也是个大傻子!”

  方元脸上挂着轻笑,随后摇摇头转身离去。

  终究回不去啊……

  百泰坊市是位于极阳宗附近,低阶修士有上万之众。

  混在人群之中,随波逐流,有时也会有筑基期“高人”的身影出没。

  遇到筑基期修士迎面走来之时,方元急忙闪到一旁让开道路,等到筑基期高人走远后才继续前行。

  这个世界,没有人人平等一说。

  人出生的时候平等,但呱呱落地之后可就不平等了。

  实力强大的人掌握着权利,财富。

  修士伟力归于自身,等级分明,如果低阶修士冒犯到高阶修士,高阶修士就算把低阶修士打杀了,也不会有人说什么。

  哪怕背靠极阳宗也不成。

  又逛了许久,期间补充了一些符箓,当做常规手段。

  如今也算财大气粗,大多数是下品灵符,也有十来张中品灵符。

  花费了近百块灵石。

  这些符箓都是分别在不同的摊位购买的。

  方元还想购买几张上品灵符,但可惜只有一些辅助作用的,并没有大威力的符箓出售。

  最后也只能无奈作罢。

  灵符到了上品后,制作困难,尤其是攻击灵符,哪怕是坊市中也很少有售卖的。

  这种灵符使用极为简单,施放的速度远快于正常释放法术,需要之时注入一丝法力就可激发,消耗的法力极少。

  所以很受修士欢迎,中低品灵符还好说,材料不算珍贵,制作起来也容易。

  但上品灵符的制作,往往收不回成本。除非是制符大师,否则很少有出售。

  带着些许遗憾,方元准备找一家客栈,在这坊市之中呆上几日。

  “望仙居,这名字不错!”

  方元来到一处干净别致的客栈,用两块灵石开了一间为期十天的上房。

  随后点了一些灵食美酒,坐在窗边,品尝了起来。

  修心也是一种修行。

  今日的方元难得生出了一丝懈怠之心,打算享受一番。

  房间在三楼,通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闹市,

  刻有隔音阵法,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倒也安逸。

  “竟然是此人……”

  放下手中的花生米,方元眼中闪过一丝意外,迅速的套了一身黑袍,走出楼去。

  ……

  坊市中发生了一起争端,有十几人围着一个摊位。

  一个练气初期的少年,祭起法器似乎要进攻。

  而摊主则气定神闲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“在场的诸位都快来看看,大宗门的弟子欺负人了!”

  “弄坏了摊位上的宝物,不仅不赔偿,还仗势欺人,欺负我这个无依无靠的散修。”

  这摊主明显一副老油条的样子,先声夺人,引来许多围观群众。

  “我没有,不是我……”

  少年明显涉世不深,没有经历过什么场面,嘴里反复的辩解着一些无用的话。

  “呵呵,你说不是你干的?那我这祖传的玉佩被你看过之后,怎么就碎成了几块?”

  摊主冷笑几声,连连逼问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少年说话有些吞吐,一时之间哑口无言。

  那玉佩他拿起来微微用力就裂成了几块,东西的确在他手上损坏的。

  自然是百口莫辩。

  “可是这块玉佩本身就有问题啊!”

  少年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  四周其他修士看了看,大都明白了其中的缘由。

  “小伙子,过手坏了自然是要买的,你还是给老板赔吧。”

  “就是,就是,莫不是仗着自己出身大宗门,就想欺负人?”

  “我们虽然是散修,可也不怕你们……”

  围观的路人,周边的摊主,纷纷起哄,口诛笔伐这位少年,将责任全部推给了他。

  还有些人沉默寡言,冷眼旁观。

  有的则张口欲言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出声。

  其实他们知道,那块损坏的玉佩本身就被做了手脚。

  但那又如何,没有出声的人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他们只是看个热闹罢了。

  起哄的人则多是散修,他们修行不易,有些厌世恶俗,对宗门世家的人嫉妒愤恨。

  凭什么这些人高高在上掌控些大多数的资源,而他们不仅低声下气拼出性命才能获得一点微薄的收入维持修行。

  这不公平!

  而且他们经常用这种手段摆摊坑人,故而天然的是一种同盟,这个时候自然要同仇敌忾,帮助自己人。

  “这样一件毫无灵气的物品要十块灵石?”

  少年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次栽了,但摊主开价太过离谱。

  一件毫无灵气的破烂玉佩,居然狮子大开口说要五十块灵石。

  这换成谁心里都会不服气。

  尤其是路人的单方面偏袒,让少年更是哭丧着脸,一点儿也理解。

  “小伙子,你可别乱说,我这玉佩是祖传的法器,被你弄坏了灵气才消失的,只要你五十块灵石已经是便宜你了。”

  摊主一口咬定自己的玉佩是法器,而且还是祖宗传下来的。

  少年气愤不过,这才拿出法器来。

  方元混迹在人群中,看着这场闹剧,并没有出声。

  虽然这少年穿着极阳宗外门弟子的服饰,与他是同门。

  但他可不是那种路见不平,就拔刀相助的人。

  这少年被坑,也是自己愚蠢。

  自己为自己的行为买单。

  方元又不认识他,没必要为其出头。

  再说,他的目标也不是这两人,方元隐藏在黑袍中,暗暗的盯住了一位刚刚一起起哄的人。

  此人是一位中年男子,练气五层的修为。

  “没想到,在这里也能遇见,真是太令人意外了呀!”

  这起哄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当年与娇媚女修一同追杀他的那个黑衣劲装男子。

  当初方元刚入练气中期,在离开百泰坊市回宗之时,被这两人追杀,最后靠着灵符与运气反杀了一人,逃出生天。

  虽然活了下来,但也是手段尽出,身受重创,可谓是九死一生,当时差点被这中年男子的法术给劈成两段,从此身死道消。

  如今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此人,当真是不是不报,是时候未到啊。

  场中两人争论已经结束,最终以少年赔了摊主二十块灵石结束。

  许是不甘,少年拿出灵气后,还咬牙切齿的放了一句狠话,“你给我等着!”

  说完之后,便气冲冲的离开了。

  但他没注意的是,摊主使了一个眼色,随后人群中有个人也匆匆离去,此人正是中年男子。

  而路线正是少年离去的方向。

  “还是太年轻了啊!”

  方元摇摇头,也跟了上去。

  ……

  百泰坊市外,少年骂骂咧咧的走着。

  出身世家的他,凭借着家人的关系,在今年成功的加入了极阳宗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外门弟子。

  一路顺风水的他,哪曾受过这种委屈。

  于是便想立刻回去找熟悉的师兄来找回场子。

  回宗心切的他没注意到,身后有一名男子悄悄的尾随着将他。

  中年男子名叫徐仁杰,是一名散修,资质是四种属性的伪灵根。

  意外踏上仙途,虽然资质很差,但是靠着杀人放火等勾当得来的财物,经常购买丹药、使用各种修仙资源,倒也跌跌撞撞修炼到了炼气中期。

  前些年与一名女修成了道侣,夫妻二人配合起来,更是默契无比。

  于是野心也就更大了。

  从散修小世家的人,到大宗门的弟子,只要修为不高,他都敢出手。

  然而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

  终日打雁,终有一天也会被雁啄。

  两年前,围杀一名极阳宗的弟子时,他的道侣被此人反杀,成了徐仁杰心里的一个痛。

  这两年,他一直留在这百泰坊市之中,就是为了报仇雪恨。

  但可惜的是这段时间,他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位少年。

  心有不甘的他,索性再次干起了老本行。

  张仁杰行事小心,专挑那些修为弱于他的“肥羊”下手,把“欺软怕硬、弱肉强食”的要点时刻记在心里。

  这两年倒是成功了两次,今日的少年也是极阳宗弟子,让他更是迫不及待。

  此时他脸上狞笑着,把此人当成了当年的方元。

  慢慢的吊在少年的身后,准备到了合适的地方,好好虐杀这一只肥羊。

  然而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  方元也准备报当年的伏杀之仇,吊在了他的后面。

  就这样三人趁着月色,一前两后,悄然的离开百泰坊市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