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_我,元芳?
苹果小说网 > 我,元芳? > 第二百零二章 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百零二章 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

  缓缓的睁开双眼,忍不住的有些灼痛,不是因为昨晚玩的太疯了,而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方向不对。

  阳光透过窗纸几乎是直射在他的脸上,强光刺激让他有些受不了。之前就该将脑袋朝向床的另一边才对。

  不过,这个阳光直射的角度……应该中午了吧!

  轻轻翻个身,望着枕边的俏脸,诱人的红晕还没有从脸上退去,左舟用尽全力的思考,明明还是老朋友间的依依惜别,为什么后来就衍变成了这样呢?

  哦对了,她说没什么能报答自己的,所以就把他推倒了。哼,就知道她一直馋自己的身子。

  左舟伸手轻轻拨开小青脸颊上覆盖的凌乱发丝,却见佳人眼皮微颤俨然已经快要醒来。

  左舟就那么等着,视线一点都没有挪开,但小青睁开双眼的时候,他眼中的光像是要直射入她的心里,虽然某些东西比眼神更快……

  “怎么办?我脏了,你要对我负责任!”

  左舟噘嘴,脸上写满了委屈,只要先发制人就没有人能比你更贱!

  小青:“……”

  螓首靠近,光滑的娇躯在被褥之下钻进了左舟的怀里。

  左舟双手下意识的将她抱紧,肚子里所有的调笑都烟消云散,这气氛……他不忍心破坏。

  “让我再闻闻你身上的气息。”

  小青贪婪的将脸颊紧贴在他的胸膛,仿佛要将自己揉进对方的身体。可那恼人的阳光却无孔不入的提醒着她,快乐是短暂的,未来等待她的将是黑暗,不,如果说完全黑暗倒也不至于,只是……心死之后的生活而已。

  左舟低头轻吻在她的额头,在其耳边笑问:“你老实说,你策划这事多久了?昨夜我们在院子里喝酒喝了那么长的时间,展十七和阿香却都没有出来。还有,你昨天晚上的叫声估计连隔壁院落都听到了,她们却依旧什么都不做,这可不像是他们的性格。”

  小青用额头盯着左舟的脖颈,带着一丝得意,“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与小梅……阿香见过了,她也知道我就要嫁去江南道那边,所以……”

  “这样啊,能够让阿香主动退让的人可不多,也就是你吧。倒是可惜了展十七,估计她们两个会闹别扭吧。”

  小青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你也太高估自己了,那个姑娘可比你想象的大气很多,她比阿香更懂怎么把握住一个男人的心,该争的时候争,该放的时候放。”

  左舟挑了挑眼眉,“如此的话,那你呢?现在愿意放手吗?”

  小青一怔,眼泪再也止不住,双臂紧紧搂着左舟的腰背,“我舍不得!”

  “舍不得就牢牢抓紧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这句话却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进了小青的心里,她缓缓的放开了双臂,接着从怀里脱出从床上坐起,丝被滑落都是仿佛浸透了光晕的美好。

  “时间不早了,我该……”

  “你相信我吗?”

  “……信!”

  “信的话就继续休息一下,就在昨夜我气血上涌,脑中沉疴尽去,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,成功想到了一个不让你牺牲自己,又能够帮你报仇的方法。”左舟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严肃一点,不过那忍不住扯起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。

  小青沉默,“所以……你早就有办法能够帮我,却没有告诉我?”

  左舟脱口而出,“嘁,早告诉你还有机会睡你吗?”

  ……

  帝都南门外,一辆马车已经在这里停了许久,马车之外是六位骑士,他们身着灰色锦缎劲装,精壮的身材隐隐有行伍气质,为首者一柄巨大的弯刀落在背上,刀鞘金纹遍布,甚至还有一根小指粗的铁链连在刀柄与刀鞘之间。

  眼若铜铃,剑眉倒竖,精心打理过的发型,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彪悍。

  “将军,根据我们的眼线,青萍公主进入李元芳的宅院后一夜未出,而且半夜还传出不堪入耳的声音,我们要不要将这事汇报给田将军?”

  为首者淡淡回道:“田战觊觎青萍公主美色许久,不会因为她不是完璧便反悔。至于青萍公主,毕竟是皇室出身,为了复仇下嫁田战已经是受了委屈。便任她胡闹一晚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将军仁慈。”

  为首者怔了一瞬,仁慈吗?只是各取所需罢了,青萍公主、田战都不过是棋子罢了。

  “将军,她出来了。”

  为首者拨转马头,果然见到一个窈窕的女子举着伞从城门处缓缓行出,一步步婀娜多姿看的一众骑士都咽了咽口水。

  这李元芳难道如此厉害?仅仅一夜就让这青萍公主多了这般风情!

  “能够忍痛割爱的人才能成大事,你不错,上车吧,莫让田将军久等了。”

  “多谢莫将军,只是青萍反悔了,还请帮我跟田将军带句话。”

  嗯?莫老三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无形的压力一瞬间就降落在了小青的肩上。

  然而小青却恍若不闻,继续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:“告诉田战,他不配!”

  “青萍公主,我尊你一声公主,可你别忘了,你现在除了这两个字之外什么都没有了,若是不靠田将军,你如何报仇?”

  小青将伞轻抬,露出其下微笑的俏颜,“我男人也有一句话让我问莫将军。”

  莫老三脑海中闪过李元芳的身影,冷笑:“大可直言!”

  “我喊你一声莫给三三,你敢答应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莫老三心中警报瞬间拉满,却见一片箭雨直接从城墙上覆盖下来,又快又狠又突兀。

  叮叮叮,一连串的金属交鸣声从小青的伞上传来,锋利的箭矢竟然射不穿那看似轻薄的伞面。

  啊啊啊,一连串的惨叫,来不及反应的骑士们瞬间减员一半,除了莫老三之外,其它两人也身上中箭落下马。

  莫老三真气狂震,一股气浪炸开崩掉箭矢,看着落马的手下抬脚便踩强行帮手下解脱。

  “你看看,这就是心虚的表现,他们只不过是被箭矢射中了屁股,有什么错?若非怕他们被抓住供出什么,哪里需要这样。狄大人,你看这擅杀兵卒的罪名足够逮捕他了吧,嗯,在帝都门外杀大秦的兵,我看他分明造反!”

  狄仁杰众人从城门走出,不理旁边阴阳怪气的左舟,只是开口喝道:“莫给三三,我怀疑你与四年前八君子灭门案、以及前阵子的一连串凶杀案有关,跟我回大理寺配合调查!”

  莫老三脸色阴沉如墨,看看早就退到一边的青萍,缓缓抓着刀柄斜斜朝下。

  左舟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把弯刀,锁链连着刀柄与刀鞘,这无疑会对拔刀造成影响,除非将铁链生生拉断,否则这把刀是拔不出来的。

  不过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拔不出的刀,这样设计显然是在养刀蓄势!

  这是属于一个刀客的自信,同时也是属于一柄神兵的骄傲,因为这样修炼出来的刀意锋利无比,寻常兵器甚至都承受不了。

  “有意思!”左舟回身。

  狄仁杰奇道:“你干什么去?人家明显要拒捕啊!”

  “我上城楼,然后从上往下劈他一刀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旁边尉迟真金受不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啰嗦的刀客,手中长剑轻摆挥手却是十几枚飞镖射出。

  铮吟!

  刺耳的刀鸣一瞬间辐射出老远,众多官兵顿时捂住双耳痛苦的弯腰惨叫。

  那锁链就如左舟所料一般被莫老三生生拉断,弯刀出鞘光芒内敛到了极致,直接迎上尉迟真金刺来的一剑。

  唰,连金属交鸣都不曾发出,弯刀掠过长剑竟是如切豆腐一般顺滑,尉迟真金难以置信的看着掉落断剑,要知道他这长剑虽然纤细可也是不可多得的寒铁打造,竟然这般不堪一击?

  呼,刀芒呼啸回斩,尉迟真金哪里还敢硬扛,身形一划已经用生硬的铁板桥功夫避开了致命一刀。

 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莫老三刀法奇快,明明那弯刀是用双手交握的重刀,却让其耍出了柳叶快刀的既视感。

  “糟了!”

  尉迟真金暗叫不好,一步陷入劣势再想扳回可是不容易,顿时陷入了左支右绌的困境。

  “尉迟莫慌,看某家治他!”

  左舟嗷了一嗓子,飞身而起手中不知何时换成了无极大刀。

  呼轰!春秋刀法的第一招重斩毫无花俏,却仿佛一瞬间抽干了附近的空气,青色的刀芒携着如山沉重的真空直接砸向莫老三。

  莫老三虽惊不慌竟然敢迎着大刀上劈,硬是要对斩!

  这是源于一个刀客的自信,刀客嘛讲究的就是一往无前没有什么是劈不开的。

  左舟不是一个合格的刀客,不懂什么叫做一往无前,但他擅长毁灭,对于由毁灭衍化出来的刀意信心十足。

  叮吟!哒!

  刀刃交击处炸开一层真空波,将狼狈的尉迟真金推开,气浪紧跟着炸开又内缩,瞬间坍塌了莫老三脚下地面,一圈圈一层层的地面开始崩成碎石。

  然而即使如此莫老三手中的弯刀竟然依旧没有崩碎,同样的无极刀也是如此。

  莫老三眼中一亮赞道:“好刀法!”

  左舟却是瞥了眼他的弯刀,“好刀!”

  莫老三大怒,可左舟下一秒的举动却让他懵逼了,作为一个刀客竟然将刀放手了?

  “啊呀,吃我一套罗汉拳先!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